主页 > 资讯阅读 > 「香港正版内部资料大公开」“家中有粮”为何还要举债外借? 监管层近三年400多条问询剑指存贷双高

「香港正版内部资料大公开」“家中有粮”为何还要举债外借? 监管层近三年400多条问询剑指存贷双高

新闻资讯 资讯阅读 2022-05-12 13:59

  记者 谢岚 何文英

  自康美药业财务造假坐实以来,监管层对存贷双高一直保持密切关注。《证券日报》记者统计沪深两市公告发现,2019年5月份以来,监管层在上市公司IPO、定增、年报披露等关键节点对存贷双高现象的问询就超过400条。而随着2021年年报季的落幕以及年报问询函紧锣密鼓地下发,目前已有包括仁东控股、ST中捷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遭遇监管机构就“存贷双高”问题提出的种种“灵魂拷问”。

  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肖美英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存贷双高的不合理性在于企业保留大量货币资金的同时大量举债,这无疑会给企业带来不必要的利息费用,增加财务成本。“不过存贷双高并不一定是财务造假,具体要结合公司所处行业、主营业务、现金流量表等进行深入分析。”

  多条问询

  剑指存贷双高

  “存贷双高是指货币资金余额和贷款余额占总资产的比例都较高,是资金使用效率比较低的一种表现。”肖美英表示,在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企业,其存贷比例情况也不尽相同,但投资者可以结合同行业公司进行横向比对。

  例如,亚威股份在5月6日发布的定增反馈意见回复公告中,针对证监会提出的存贷双高合理性问题,详细列示了货币资金存放情况、是否存在资金受限情况,并就货币资金与利息收入匹配性、对外借款与利息支出匹配性、存贷双高合理性等做出解释,并结合公司所处行业的其他上市公司进行比对分析。

  一位担任过多家上市公司独董的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财务报表通常反映的是披露时点的公司财务状况,单以一个财务报表判断公司是否为存贷双高容易失真,如果上市公司连续多个财务报告期均存在存贷双高的现象就比较可疑了。因此,如果投资者发现公司2021年存在存贷双高的现象,可以再结合其2020年以及2019年的年报进行纵向对比分析。”

  杉杉股份多个报告期存贷双高就引起了证监会非公开发行股票发审委的关注。发审委在2021年10月份出具的问询函中指出,2018年至2020年末及2021年6月末,杉杉股份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26.2亿元、23.07亿元、30.83亿元、43.54亿元,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29.47亿元、35.47亿元、25.97亿元、42.81亿元,长期借款余额分别为11.07亿元、16.03亿元、26.73亿元和45.23亿元;2018年至2020年、2021年1月份至6月份,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2.74亿元、2.72亿元、2.79亿元、3.43亿元。对此,发审委要求杉杉股份说明,在货币资金较为充裕情况下,借款余额较高及财务费用支出较多的原因及合理性。

  事实上,存贷双高一直是监管层高度关注的重点,在年报、IPO、定增等关键节点,剑指存贷双高的问询函屡屡可见。在2021年年报问询中,仁东控股、ST中捷就被问及存贷双高的合理性。信科移动在IPO第二轮审核中被问及是否存在存贷双高的情况并说明合理性,科润智控在定增审核问询中亦要求解释存贷双高的合理性并充分揭示流动性风险。

  专家建议

  关注存贷双高异常成因

  中南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周浪波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存贷双高成因可以分为正常和异常两类,正常成因有行业特点、子公司资金余缺不均、短期内有重大投资支出以及上市公司利用信用等级优势为集团融资等,投资者应主要关注异常成因导致的存贷双高问题,异常成因主要有资金受限、资金占用、财务报表粉饰或造假等几类。

  第一种异常成因是货币资金中受限资金比例较高。南岭民爆董秘邹七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财务报表项目注释货币资金一栏会详细披露其结构,一般由库存现金、银行存款以及其他货币资金构成,而且现在都会披露是否有受限资金,如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抵押、质押等资金就处于受限状态,资金受限比例较高则意味着公司流动性可能面临风险。”

  第二类异常成因是资金占用。周浪波表示,企业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如果占用了公司大量货币资金,尽管上市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存在,但实际上可能已经被挪用了,实际资金无法保障上市公司的正常经营,使其不得不继续进行负债融资,从而造成了存贷双高现象。“康美药业就是这类存贷双高的典型案例”。

  “当存贷双高与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较高同时存在时,大股东占用资金的风险会大大增加。”周浪波表示,因财务造假退市的康得新就是典型的例子。“截至2018年9月份,康得新第一大股东康得集团股权质押率高达92.59%,投资者结合当时公司存贷双高的现象可以推测,上市公司资金极有可能已被大股东挪用于账外经营。”

  第三类异常成因是财务报表粉饰或造假。周浪波指出,部分企业可能存在财务报表粉饰或造假的行为。“一些企业在经营困难甚至亏损从而出现资金缺口的情况下,为了稳定股价、继续获得银行借款,甚至不惜进行财务造假,通过伪造收入凭证、银行存款单等手段虚增货币资金,由此导致存贷双高问题。”

  当投资者碰到存贷双高的上市公司时,该如何应对?中央财经大学研究生客座导师马靖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建议,投资者可以多对公司提出一些质疑,例如:公司如此有钱为什么还需要高额融资?是否存在高质押比例?利息收入是否与所拥有的现金相符合?利息支出是否占净利润较大的比例等。

  周浪波建议,具备一定财务基础的投资者可以从比较货币资金收益率与债务融资成本率、利息费用与利息收入的差值、比较同行业公司毛利率、比较应收账款、存货与总收入的比值、关注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五种手段进行辨别。“财务基础较薄弱的投资者也可以从交易所关注函,公司财务总监、会计师事务所是否频繁更换等细节来发现问题”。(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