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血糖高了怎么办 七个月宝宝辅食食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一直都认为她是个好女孩,只是现实太残酷

时间:2020/10/16 9:45:25 点击:27

听到喊声,我连忙四下张望,却没有看见任何踪影。 “这儿呢!” 喊声再次传来,虽细微却无比清晰,我激动地站起身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身后是一小片不规则的菜地,菜地里种着不知是莴笋还是别的什么。菜地旁有一个一人多高的堤坝,堤坝上面是一口鱼塘,周围长满了茂密的杂草。杂草轻微摇动,露出一张婴儿肥的面孔。 “小蛋!”我激动得跳了起来。 “嘘!”小蛋嘘了一声后,左右观察了一下,扒开草丛走了出来。我探了探脑袋往里看,草丛后有一个类似土洞一样的凹陷,正好能藏下一个人,看凹陷处的形态和大小,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引水洞。 川南的水田多以梯田的形式存在,梯田之间都会留下引水的缺口,便于田里蓄水太多时,向下面泄水,或者干旱天时,水田之间的浇灌。而地势落差较大的大田和水塘之间,往往会有一个正规的引水洞,不过,随着农村水利设施的完善,这样的引水洞多数都已经荒废,成了蛇虫鼠蚁的集聚地。 “你怎么来了?”小蛋扒拉着头上的杂草,问道。 到这时我才发现他受伤了,他的衣服上全是泥土杂草,走路还一瘸一拐。我说呢,以他的性格,怎么会躲在这样一个憋屈的洞穴里。 “你没收到我信息吗?” “没有!日,老子摔了一跤掉田里了,呼机也进水了,脚还被崴了!”小蛋指了指不远处的田埂,没好气地说道。 看着小蛋的狼狈样,我强忍住笑出来的冲动,冲他直咧嘴。我俩还真是好兄弟,就连摔跤都摔在同一块田里。不过他比我更惨,我只是踩虚了一脚,他却是整个人都摔到田里,还把脚崴伤了。 来不及寒暄,我简单把情况给他说了一下,然后走在前面探路。小蛋一瘸一拐地跟在我身后,目光警惕地看着四周,手里紧握着一把半米长的双管猎枪。 “你怎么才回来啊?他们下山了!”刚到村口,就听见娇娇姐焦急的喊声。 我向山上看去,只见半山腰处,黑狼领着一群人,晃晃悠悠地向山下走来。我连忙一摆手,小蛋立刻停止了脚步,就近蹲下身子。 娇娇姐略一思索后,招着我上了车,挂上倒挡向小蛋开去。 “先上车,在后面躺好了!” 黑狼一行人越愈行愈近,小蛋赶紧拉开车门坐上车来。突然,娇娇姐皱起了眉头,我以为她是嫌弃小蛋一身的泥土弄脏了她的座驾,却听到她一声冷喝:“把枪扔了!” 小蛋愣了愣,反而把枪握得更紧了,他浑身肌肉紧绷,看向娇娇姐的目光也冷了下来。 我连忙伸手:“快给我,我帮你藏草丛里,回头你再来拿。” 娇娇姐把车开到了距离村口几十米远的一棵大树下,歇火后,她居然敞开了全部车窗。 “后面躺好了别动!” 娇娇姐叮嘱了一句,叫着我下了车。我心里有些没底,她玩的是什么?空城计吗? 走回到村口时,我才发现她这样安排的巧妙,只要小蛋躺好了,站在这里是看不见他的,而且,打开车窗后,也能从心理上给人一种不设防的感觉。 没能在山上找到小蛋,黑狼脸色很难看,眼中多了一丝恼怒和狠厉。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这才发现来这里围捕小蛋的足有十多个人。一个个凶神恶煞,手里还拿着刀枪,不知道多出的那些人,之前都躲在哪里潜伏着。 “一帮废物!”娇娇姐嘟囔了一句,拉着脸看着黑狼他们。 “全部进村!挨家挨户都问问,那小子不是本村的吗?让他也动员村里的人帮着找找,老娘就不信了,那么一个大活人还能飞了?” “五,五爷说,他可能跑掉了。”黑狼换过笑脸,说道。 “你们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能让一个大活人溜了?麻溜进村找去,谁能抓着那王八犊子,我代表公司给他十万的奖金!” 看着娇娇姐有模有样地装着豪气,我咬紧嘴唇不让自己笑场,人就在她的车里,别说十万,百万她也敢承诺。 黑狼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其他人也是一样,不用他吩咐,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纷纷掉头向村里奔去。 “走,小健,我们先回去,这一天天给我累的。黑狼,发现目标后,立马给五爷和我打电话......” 娇娇姐用手挡了挡阳光,做出一副不堪炎热的样子,我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向停车处走去。看着黑狼向我们招手告别,我难掩心中的激动,成功了! 奔驰越野疾驰在回城的路上,我心情愉悦,就连山路间的颠簸都成了一种享受。因为娇娇姐在旁边的原因,一路上,我和小蛋没聊太多。小蛋不说话是因为警惕,而我是不想把娇娇姐卷入其中。 直到快到市区时,娇娇姐将车开到一个单位小区里面,一脚刹车停了下来。 小蛋下车的时候,整个人露出一种逃脱生天的重释,重重地握了握我的手。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一路小心,既然是好兄弟,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蛋接下来的去向不由我操心了,他在川南比我更熟,咪咪哥和海哥也会想办法安排他回去。路上我已经跟他说了咪咪哥身边有内鬼的事,我让他先回丽市,不拔出这颗钉子,就别谈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娇娇姐把我送到赌场门口后,开着她的宝贝座驾去洗车场了,这一段救人之行,把她的车祸祸得够呛。 唉!人情欠大了!今天要不是她,小蛋就危险了!他本来就受了伤,再加上敌人太多,真要被人发现,他估计会被乱枪打死。 娇娇姐今天让我大开眼界!这娘们太厉害了,她的心思慎密得让人佩服到五体投地!在判断出咪咪哥身边有内鬼后,她居然能将计就计,故意编造一些虚假的信息,扰乱五爷的视线。 更难得的是,她不仅有大谋,在细节的把握上也令我佩服不已。在看出黑狼的心思后,她说翻脸就翻脸,一通脾气下来,反而掌握了主动权。 幸亏她不是我的敌人,要不然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自己有一些小聪明,自认为玩头脑不会输于任何人。通过今天的事我才发现,在娇娇姐或者五爷这个级数的人物眼中,我的那些小把戏根本入不了人家的法眼。 不过,我也不气馁,人都是在挫折中成长。都说人老成精,等我到了他们那个年纪的时候,同样也能独挡一面风云了吧。 赌场里一切照旧,除了我们这些参与者,没人知道今天发生的那些凶险。客人们沉迷在你胜我败的赌博游戏中,荷官,服务员,明灯全都各就各位,女人们妖媚地扭动着腰肢,穿梭在一个个赌桌之间,在推销一些赌场特色的服务的同时,也推销着她们自己。 只是,负责安保的马仔好像多了一些,就连德哥也不再是平日里懒散的模样,而是一本正经地巡视着这片小天地。 我知道,从今天开始,川南黑道的不再是往日那般一潭死水。今天发生的一切将成为导火线,让一直沉淀在水下的那些仇恨和利益争斗都将浮出水面。 我点着一根烟,倚靠在大厅的角落处,一面看着赌场里的一切,一面想着心事。 我的屁股擦干净了吗?应该差不多了吧?我估计五爷早就都知道赌场里有咪咪哥的人,他怀疑是我,却又不敢确定。 这次暗杀行动的失败,问题都出在内鬼上,那是五爷暗藏的一张王牌! 尽管有了廖王的参与后,在实力的对比上五爷不占优势,可有了这张王牌后,却让他在争斗中占尽先机。还好,小蛋把消息带回去后,咪咪哥肯定会想办法找出这个人,至少,在今后的争斗中不会再被人算计。 能做到我都做了,娇娇姐说的对,目前的这种局面不是我的掺和的,还是先明哲保身吧。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必须提高警惕,包括我们的挖墙角行动最好也先停一停,等过了风头再说。 正想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这人看起来有些面熟。他坐在一张百佳乐台子前,怀里还搂着一个女人,此时,他一手下注,另一只手顺着旗袍的开叉,在女人白皙的大腿上摸着。 我心里很别扭,因为,这男人怀里的女人是芳芳! 自从芳芳当上陪赌小姐后,我俩就很少说话。她躲着我,我也躲着她。一个当着男朋友的兄弟面卖身,另一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嫂子沦落风尘,这种处境太让我们尴尬了! 我感觉我们就像沙漠里的两只鸵鸟,在无法面对现实时,只能将脑袋深深地埋在沙子里,好像只有这样,才能逃避现实和良心的拷问。 当小姐挣钱救蟊贼是芳芳自己的选择,为这事儿我还差点和五爷闹翻。作为蟊贼的悲情女友,她总想为蟊贼做点什么。 对此,我无法驳斥,也无法从人格上去鄙视她,她的人格和灵魂甚至比我更高尚和纯粹。我一直都认为芳芳是个好女孩,只是现实太残酷! 我再次看向男人,猛然想起来,他是我的发小肥丫曾经的男朋友,黎总。 顿时,我像吃了一只苍蝇那样恶心。 狗日的!刚玩弄了肥丫的感情,又来这里花天酒地?早知道这样,第一次在歌厅看见他时我就给他一顿揍,打得他爹妈都不认识,看他还敢不敢玩弄她们。 尽管很气愤,可在这里他是客人,我有气也只能憋着,而且,看芳芳和他的熟识程度,应该不是第一次陪他了。这家伙就是一个狗屁皮包公司的经理,最擅长空手套白狼,有机会的时候,我得提醒一下芳芳,别上了骗子的当。 正想着,赌场大门砰地一声被人踹开,回头一看,是娇娇姐回来了。她啪地将车钥匙扔在吧台上,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怒气冲冲地向办公室走去,那张保养极好的俏脸上布满了乌云。 谁招她了?我有些好奇,悄悄地跟了上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海口资讯_海口新闻_海口最大的城市综合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www.haikou110.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1]0483-070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 京ICP备:05024815号